當前位置: 首頁  >  網上學苑  >  理論研究

政黨關系與政治生態的系統重構

發布時間:2019-05-08  來源:山大統戰研究微信公眾號

2019年006期码报 www.kazex.icu 放大

縮小

  關于政治生態的研究日益引起關注,有論者從中國共產黨的建設角度,探討政治生態建設的領導力量、責任主體、重要性與著力點①;還有學者從文化自覺、民主政治、制度建設和政治發展等多維視角探討優化政治生態的途徑②,為政治生態建設提供了非常宏觀和系統的思路,提供了良好的方法論,給人深刻的啟示。但是,現有研究很少關注多黨合作制度作為我國的一項基本政治制度及其效能的發揮對政治生態優化產生的深刻影響。多黨合作制度效能的發揮以政黨關系和諧為前提,政黨本身又是政治生態系統的結構性要素。因此,對政黨關系與政治生態之間相互作用進行深入研究,對我們當前的政治建設及其生態修復、系統重構無疑是大有裨益的。

  一、作為政治生態狀況重要表征的政黨關系

  政治生態是參與國家政治生活的政治生命體的生存狀態,這些政治生命體包括國家政權、社會組織、政黨、公民等要素,其中當然包括多黨合作的政治主體———參政黨,體現了政治生活中的政治主體之間、政治主體與政治環境之間所發生的系統的、連續的、交互的關系。我國的政黨制度作為一種新型政黨制度,它從確立起就以合作而不是競爭作為價值偏好,以監督和協商作為實現政治民主化功能的重要手段,它與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和基層民主制度一起,構成我國民主政治的制度基礎。因此,執政黨與參政黨能否真正實現制度所要求的協商與合作,或者說,執政黨與參政黨在其生存發展的過程中,能否通過協商與合作形成相互依存、和諧共進的生命狀態,不僅對多黨合作的制度效能產生決定性的影響,而且對我國整體的政治生態具有非常重要的影響。反過來,政治生態的惡化,又會影響黨際關系,影響多黨合作制度效能的發揮,并最終影響民主政治的發展。我們在探討“凈化政治生態,營造廉潔從政良好環境”這一課題時,就不能僅僅從執政黨內部治理方面尋找對策,更不能把一切簡單化地歸過于某種體制。既然政治生態是一個系統,那么我們在進行政治生態治理時也需要運用系統思維,綜合施治。從政黨關系角度來看,促進政黨之間良性互動無疑是其中的一條重要路徑。

  政黨是政治生態系統最重要的結構性要素。政黨作為一個政治主體,其政治行為是否合規,其政治關系是否恰當,直接決定了政治系統的生態狀況。我國的多黨合作與政治協商制度所規范和決定的政黨關系與世界上其他國家有很大不同,這種不同就在于參政黨是以合作而不是競爭的方式參與國家政權建設,以友黨、合作黨而不是反對黨或在野黨身份參加政治活動。因此,在中國,執政黨與參政黨能否有效合作、能否真正互相監督決定了這一制度的實際績效,對國家政治建設乃至對于整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事業都具有重要意義。也就是說,要加強政治生態建設,不僅需要中國共產黨嚴肅黨內政治生活,嚴明黨的紀律和規矩,也需要參政黨積極加強內部治理,認真履行參政黨職能,真正實現其作為政黨而存在的功能與價值。執政黨和參政黨這一不斷加強自我約束的過程,恰恰也是政黨關系不斷調適的過程,是政治生態狀況的晴雨表。

  執政黨是政治生態最重要的締造者。既然政治的核心是國家權力問題,是人們圍繞公共權力而展開的各種活動,是政府運用公共權力而進行的資源分配過程,那么,政治生態其實就是圍繞這種權力的獲取與使用、圍繞資源分配而展現出的相對穩定的政治發展環境與政治生活狀態。在中國,中國共產黨是長期處于執政地位的領導黨,對政治發展和社會進步負有完全和無限責任。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毛澤東提出的:“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幣蚨?,中國共產黨的執政過程,中國共產黨各級領導干部與群眾相互作用狀況,中國共產黨權力的使用方式,都決定了政治生態的優劣與否。從根本上講,我國政治生態其實是以中國共產黨為領導核心的政治格局中,各種政治關系和政治行為所形成的相互聯系、相互影響的發展狀態。如果這種發展狀態是良性的、有序的,那么政治生態就是良性的、健康的。反之,如果政治主體行為失范、關系混亂,導致系統性失衡,那么,政治生態就出了問題,需要優化,甚至是重建。中國共產黨反復強調要“減少腐敗存量、遏制腐敗增量、重構政治生態”③,體現了中國共產黨在政治生態建設中勇于擔當責任的政治自覺,也從另一個方面說明,當前我國的政治生態出現的種種問題,的確與執政黨本身所處的政治關系、所實踐的政治行為密切相關。

  參政黨也是政治生態結構中的重要因素,它不僅自身構成一個小型生態系統,同時,這個小型生態系統在與外部環境進行能量交換時,其自我約束、其與執政黨的關系、與社會公眾的關系以及內部政治倫理關系又對它自身所從屬的社會政治生態產生重要影響,因而也是政治生態形成過程中的一支非?;鞫牧α?。列寧說:“政治就是參與國家事務,給國家定方向,確定國家活動的形式、任務和內容”④。孫中山說:“政就是眾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眾人之事就是政治?!雹菸蘼凼譴印罷巍閉飧齦拍畛齜?,還是從現實的政治過程來看,從參政黨本身的職能規定來看,參政黨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者,是國家政權建設的重要力量。那么,參政黨在參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過程中,在積極參與政權建設和社會治理的過程中,與執政黨能否形成良好的互動,不僅影響著其參政績效,也影響著執政黨的執政方式,并最終影響著政治生態的形成。因此,加強政治生態建設不僅是執政黨的責任,同樣也是參政黨的責任。一方面,參政黨是政治生態的結構要素,其政治表現直接構成政治生態畫卷中的重要色彩,影響著政治生態的明暗———中共十八大以來,民主黨派有100多名領導干部被查處,表明其自身生態小循環也出現問題,需要關注;另一方面,民主黨派的參政黨地位又使得其政治實踐是政治生態的修正力量,這種修正主要是通過對執政黨的有效監督而實現的。也就是說,參政黨與執政黨的關系,一方面是政治生態優劣狀況的直接表現,另一方面也影響著政治生態的形成與發展。

  從某種意義上講,執政黨和參政黨的關系是政治生態狀況的重要表征,這是因為它能夠相當準確地折射出當下社會的政治生活狀態。政治生態作為執政黨在長期的政治社會化和政治實踐過程中形成的政治生活狀態,是執政黨在執政過程中所形成的黨風、政風和社會風氣的綜合體現,其核心是領導干部的黨性問題、覺悟問題、作風問題,是領導干部如何用黨性、用良好覺悟和作風處理各種政治關系包括政黨關系的問題。由于生態系統總是按一定的規律進行能量流動、物質循環和信息傳遞的,進而使其構成要素之間、構成要素與環境之間相互關聯,因而參政黨與執政黨在國家政權建設中的共存狀態,是執政黨的執政理念和執政方式的反映,能夠成為當下政治生態的真實寫照?;蛘咚?,執政黨對待參政黨的態度,也反映了其如何對待自己、對待群眾,因而能夠成為社會政治生態的晴雨表?;毓誦輪泄閃⒁岳炊嗟澈獻韉睦?,凡是民主黨派能夠真正發揮民主監督作用的時期、政黨協商與合作規范有序的時期,都是政治生態良好、社會風清氣正的時期,而民主監督與政黨協商形式主義盛行的時期、參政黨被邊緣化的時期,則是民主機制失靈、政治生態極不正常的時期,“文化大革命”時期便是極端的例子。正如費孝通從個人經歷中得出的結論:“當共產黨的政策方針出現‘左’傾錯誤的時候,統戰工作就遭到破壞;當‘左’的傾向得到遏制時,統戰工作就欣欣向榮,向前發展。真的是共產黨同民主黨派一榮俱榮,一損俱損”⑥,費老是從參政黨的角度看到執政黨面對“左傾”思潮的不同態度對參政黨產生的不同影響,進而產生“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不同效應。其實這種政黨關系背后還蘊含著深刻邏輯,即我們從執政黨角度來觀察,參政黨盡管是執政黨的“好參謀、好幫手、好同事”⑦,但同時也是外在于執政黨的約束性力量,是能夠對執政黨進行異體監督的政治力量。一旦參政黨被邊緣化,就意味著執政黨聽不到不同的聲音,國家政治生活變得不正常,進而給執政黨自身和國家帶來損失,包括產生政治生態惡化的代價。

  從現實情況來看,我國政治生態中確實存在著一些比較嚴重的問題,都與執政黨的部分領導干部不能夠妥善處理各種社會政治關系密切相關,與參政黨的民主監督未能充分發揮作用密切相關。比如說拉幫結派的“圈子文化”一度盛行,反腐敗形勢嚴峻復雜,其深層原因都在于執政黨的部分領導干部不能遵守黨的政治生活準則,不能用黨內政治生活準則處理各種社會政治關系包括政黨關系。由于不能嚴明紀律,因而不能遵守規則;由于不能發揚民主,因而不能自覺接受監督,最終導致不健康的、異化的人際關系在黨和政府內滋生甚至蔓延,致使有些黨的領導干部在處理各種公私關系時缺乏應有的界限意識,違背現代政府公共倫理的要求,從而導致黨風、政風、社會風氣在某些地方不正甚至發生“塌方”,政治生態不斷惡化。在這些出現“塌方式”腐敗的地方,或者說在這些政治生態惡化的地方,黨內監督和法律監督尚且虛置,參政黨的民主監督就更是束之高閣了,而沒有民主監督的政黨關系,很難說是良好的、和諧的。反過來,如果對參政黨這種有組織、有紀律、溫和理性的民主監督都不能接受,那么對社會公眾的監督就更不會理睬,從而最終導致政治生態惡化。

  由此可見,執政黨作為政治生態的重要締造者,要把正確處理各種政治關系,視為優化政治生態的題中應有之意,而規范與參政黨的關系恰好是執政黨要處理的重要政治關系之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中參政黨的社會基礎是一部分社會主義勞動者、社會主義建設者、擁護社會主義的愛國者和擁護祖國統一的愛國者的政治聯盟,是人民的一分子,它來自人民,是“先鋒隊和廣大群眾之間的結合部”⑧。執政黨按照何種方式、何種理念、何種價值觀與參政黨相處,就會用大致相似的方式、理念、價值觀和社會公眾相處。不同的方式,對政治生態的形成產生不同的影響和效果。這就可以理解,為什么政治生態的改善與優化,要從中國共產黨全面從嚴治黨起步,從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開始。而無論是全面從嚴治黨,還是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都要約束權力的任性,要求執政黨能夠真正按照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原則,處理自己與世界、與社會公眾、與參政黨的關系。

  二、政黨關系與政治生態系統的互動和優化

  由于優化政治生態從全面從嚴治黨開始,全面從嚴治黨從遵守黨內政治規矩、加強黨內黨外監督開始,因而優化政治生態的過程,其實也是政黨關系不斷調適、不斷改善的過程,是對和諧政黨關系的維護;而和諧政黨關系又成為政治生態環境優化的動力與標志,兩者相互作用,相輔相成,進而形成良性循環,推動中國的政治發展與進步。

  和諧政黨關系是良好政治生活的具體展現,是政治生態優化的重要內容。所謂和諧政黨關系,主要是指中國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在長期合作過程中所形成的黨際關系模式,既尊重差異,又堅持共同理想;既遵守共同的黨際關系準則,又保持各自組織獨立;既和諧共存,又共同發展,始終保持良好互動。這種黨際關系模式奠定在合作型政黨關系基礎上,能夠為各個政黨的發展提供動力,促使各個政黨通過有效協商達成共識,通過互相監督促進發展,使多黨合作同時呈現出效率、發展、活力、對時代變化的適應性等特點,形成充滿活力與生機的相對穩定的秩序。這種秩序,必然要求執政黨領導方式的完善、參政黨參政空間的拓展與方式的創新,這就意味著執政黨與參政黨相互促進、共同提高、共同發展。這正是優化政治生態的重要內容,它具備了良好政治生態所需要的民主法治、公平正義、誠信友愛、充滿活力、安定有序等一般特征,并不斷創造和強化這種特征,使得黨際和諧成為良好政治生態的內容,同時又是良好政治生態的保障。在這種秩序之下,執政黨與參政黨的關系,既是同心同德的,又是相互監督的。因為同心同德,保持了國家政治生活的基本穩定;因為相互監督,保證了執政黨的時刻清醒,成為執政黨科學執政、民主執政的助力。這種良性互動,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偉事業取得勝利的重要前提,也是政治生態系統優化的關鍵。

  政黨關系和諧所蘊含的政治意識與政治行為,是促進政治生態優化的重要條件。當前我國已經基本具備了良好政治生態所需的基本政治制度、政治行為和政治意識,但是,這些基本的政治制度如何真正落實,這些政治行為和政治意識如何落腳在每一個政治主體的政治生活中,在社會轉型與政治發展的關鍵時期,依然呈現出一定的緊迫性。多黨合作與政治協商制度作為一項基本政治制度,也面臨著提高制度效能的問題,而它對政黨關系和政黨地位的恰當規范,內在的包含了監督、民主、平等等良好政治生態所需要的政治意識與政治行為,如果執政黨與參政黨都能把這種規范落實到行為中,那么它對全社會政治生態的改善與引領是顯而易見的。比如說,從歷史上看,自覺接受參政黨的民主監督是黨的重要政治規矩之一,這個規矩不僅是對政黨關系的規范,還是完善執政方式的重要途徑。如果民主監督真正得到規范與完善,不僅能夠給參政黨積極履行職能提供足夠的空間,還能夠積極推動黨際民主,進而推動社會民主,而民主與公平、正義、平等、法治一樣,是維護政治生態的堅強柱石。在這個過程中,執政黨和參政黨能夠形成良好的互動關系,并能夠促進彼此的成長,這正是多黨合作制度效能不斷提高的前提,是多黨合作制度作為人民當家做主的制度基礎充分發揮作用的前提。這種和諧的政黨關系其實是差異與共識、多元與一元、自由與權威、發展與穩定、活力與秩序保持恰當的張力與平衡,呈現為政治生活生機勃發的健康狀態。

  政治生態的優化,反過來又能夠推動政黨關系的和諧發展。2015年3月9日,習近平在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吉林代表團審議時指出:“做好各方面工作,必須有一個良好政治生態”,搞好多黨合作也是如此。由于良好的政治生態是政治體系得以存在和維持的必要基礎,是影響政治發展的重要因素,決定著政治活動的實際運行狀況,制約著政治體系的變革,因此,由執政黨全面從嚴治黨、規范政治生活開始而構造的良好的政治生態,是有助于多黨合作制度向好的方向發展與變革從而進一步發揮制度效能的。執政黨是政治生態的主要締造者,因而政治生態的優化必然包含著執政黨自身的改變與調適。也就是說,在執政黨全面從嚴治黨、規范政治生活、優化政治生態的過程中,必然要求自身領導方式和執政方式進一步完善,必然尋求監督體系的建設與發展,而部分黨政領導干部不能正確理解“領導權”的實質,甚至犯下毛澤東當年所說的“一天到晚當作口號去高喊”(領導權)、“盛氣凌人地要人家服從我們”⑨這種錯誤而不自知。把參政黨當成下級組織,把民主監督當成找茬,正是造成政黨互動低效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完善執政方式、改善黨的領導,必將為參政黨充分發揮監督與合作作用提供更廣闊的空間,參政黨對執政黨的民主監督也將更見成效,黨際民主的發育就會更加充分。這無疑是多黨合作制度效能的顯現和政黨關系的優化。

  總之,良好政治生態與和諧政黨關系,兩者之間是相輔相成、互為條件的,執政黨與參政黨的良性互動,既構成了政治生態建設的實際過程,也決定了政治生態建設的目標實現狀況,構成了良好政治生態的真實面貌。同時,這種良好政治生態又反過來會促進政黨關系的健康發展,使得雙方在這種互動中不斷提升自己,發展自己,成為良好政治生活的主體力量,而這正是政治生態建設和多黨合作制度建設孜孜以求的,也是政治發展的重要條件。

作者:王彩玲     責任編輯:吳桂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