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史縱覽  >  名人軼事

我親見的趙樸初

發布時間:2019-07-17  來源:《中國政協》2019年第11期-人物

2019年006期码报 www.kazex.icu 放大

縮小

  我作為連續五屆在人民政協工作過的老委員,在紀念人民政協成立70周年之際,回顧我直接接觸、親見親歷的那些在人民政協里作出突出貢獻的杰出人物和他們的事跡,真是“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里”。

  趙樸初就是其中一位。

  趙樸初是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創始人之一。1945年12月30日,趙樸初與馬敘倫、王紹鰲、林漢達、周建人、雷潔瓊等在上海成立以“發揚民主精神,推進中國民主政治之實踐”為宗旨的政黨———中國民主促進會。此后,趙樸初歷任民進上海分會副主任,民進上海市委主委,民進中央委員、常委、副主席,民進中央參議委員會主任,第四、五屆全國政協常委,第六、七、八、九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他始終熱愛中國共產黨,一以貫之地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他同周恩來、鄧小平等中共中央領導人有著親密的友誼。他長期擔任民進中央和全國政協的領導職務,積極建言獻策,發揮參政議政和民主監督的作用,為發揚同中國共產黨團結合作的優良傳統,為鞏固與發展愛國統一戰線,為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為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事業,付出了心血和汗水,作出了重要貢獻。

  趙樸初又是一位杰出的愛國宗教領袖,長期擔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我當了近十五年的國家宗教事務局(前為國務院宗教事務局)局長,在工作中自然要多次向他請教,與他商量,和他討論,聽他高見,稱他“樸老”,結下了“忘年交”的深厚友誼。

  趙樸初與中日友好事業

  1994年初春,我國宗教界的領袖們云集海南島三亞市,共同研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問題?;嵊?,1月21日清晨,我陪同樸老游覽亞龍灣。晴空萬里,碧海連天,鳥語花香,春風撲面。更奇的是腳下沙灘雪白,頭上鴻雁翻飛。大家都輪著要跟樸老合影留念。我笑道:“樸老,大家想要您像這大海,像這鴻雁,作個背景,不要動?!逼永閑Υ穡骸疤ど吵孔餮橇?,鴻爪倘能留?”入夜,樸老談起黎族美麗的民間傳說故事:有一少年,自五指山追逐一鹿至海邊,張弓欲射,鹿回頭,化為美女,少年愛之,遂為夫妻。樸老興致很高,又連夜登至山頂看“鹿回頭”石雕并觀夜景。我看樸老似若有所思,就說,三亞的群眾都希望您留下幾首詞,給這里的美景增添文化內涵。樸老點頭不語。第二天,一首《訴衷情》已躍然紙上:

  踏沙晨作亞龍游,鴻爪倘能留。登高夜望奇甸,美景不勝收。

  燈萬點,相輝映,似川流。不須逐鹿,山也回頭,海也回頭。

  詞中“奇甸”,是古人對海南島的稱謂。我問樸老,這首詞情深意切,內涵豐富,似有“禪意”,妙不可言。樸老沉思片刻說,鑒真大師東渡日本,曾在三亞躲避臺風,他把一生都奉獻給日本人民了。但后來日本侵略中國,侵略者以鑒真為例,禮請弘一大師赴日。弘一大師憤言,“當年海水是藍的,現在被你們染紅了!”是啊,那時是山在流淚,海在流血啊。今天血雨腥風雖然早已過去,我們要憶念先德,不忘歷史,開辟未來。佛教可以為中日人民世代友好多作貢獻,可以叫“山也回頭,海也回頭”!

  話猶在耳,光陰荏苒。樸老已到彌留的最后時刻,江澤民總書記來了,中央領導一個接一個來了。樸老臨終時我一直守候在他身邊,記得李瑞環同志趕到病床前時說,“這是一位竟然沒有敵人的圣人”,意思是大家都對他肅然起敬,連敵人也不敢反他!醫生在緊張地搶救,儀器在不停地作響。我插不上手,只能避到一旁,這首《訴衷情》便一遍一遍地在我腦海里回響。我默默地一遍一遍祈愿“山也回頭,海也回頭”,祈望樸老這位圣人蘇醒過來,再給我們講鹿回頭的故事。

  記得1998年5月,我在中央黨校省部級干部培訓班學習期間,應我的倡議,全班近百名學員專門去看望樸老,向這位宗教工作的老前輩學習、請益。當時,樸老講到,黨的宗教政策好,一定要認真貫徹好。做好宗教工作,不僅有利于國內的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而且,對做好國際的事情也有很大的幫助。聽了這話,大家一時還沒有完全領會過來。這時,樸老就慢慢地介紹了一些情況。他最后說,日本侵略軍當年殺害了那么多無辜的中國人,日本軍國主義犯下了滔天的罪行,這是血海深仇,那么,戰后中日關系怎么辦?新中國成立后,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我們從民間友好交往入手,反對日本軍國主義復活,促進中日人民友好,推動中日邦交正?;?。這中間,中日佛教友好交流就發揮過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這件事應該持續不斷地做下去。

  是什么特殊作用呢?我雖然點頭稱是,還寫了篇通訊,記下樸老的話,發表在中央黨校校報上,說實在的,心里并不甚明了。但我的腦海里很快就浮現另一個場景,那是1995年10月,我到宗教局工作不久,中國佛教協會在樸老的親自部署下,邀請日本佛教界老一輩對我友好的代表人物的后代組團來華訪問。宗教局給予佛教協會應有的支持,活動開展得很圓滿。我對這項活動也就是一般地過問安排,事后才知道,樸老不顧年邁體弱,親自去首都機場迎接客人。從輩份上說,這些日本客人是他的晚輩,比他要年輕幾十歲。樸老作為他們的長輩,完全不必親自迎到機場的。他當時為什么要堅持親迎?直到此時,我才體會到樸老的苦心,這位在五、六十年代和日本佛教界老一輩人士共同開創了中日佛教友好和平事業的老人,是要利用一切機會做工作,是要身體力行,昭示后人,使中日友好事業后繼有人,薪火相傳啊。

  樸老希望我們在政府宗教事務部門工作的同志,要加深對包括日本佛教界在內的國際宗教界的了解和認識,多次提出要我親自去日本走一走,看一看。1999年春天,我們正拿出相當的精力,駁斥美國反華勢力借口宗教問題對我國的惡意攻擊和污蔑,做美國宗教界人士的工作,尚未顧及安排對日本佛教界的活動。趙樸老特地找了我,鄭重地談了他對中日佛教友好交往意義的認識,對中日佛教友好交往面臨斷代的現狀十分憂慮,希望本著“憶念先德,勿忘歷史,世代友好”的精神,繼續推動老一輩建立起來的中日友好事業,使之薪火相傳。在樸老的敦促下,我遂應日本“日中宗教者懇話會”和“日中韓國際交流協議會”的邀請,于是年4月率團對日本進行了友好訪問。

  我們在日本考察了十余座佛教寺院,會見了近百位日本佛教主要宗派知名人士,與凈土宗、天臺宗、日蓮宗、真言宗、臨濟宗、黃檗宗、曹洞宗及新興教團立正佼成會進行了廣泛接觸。在訪問中,代表團一言一行都以中日友好的大局為重,既堅持原則又坦誠相待,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日本佛教界的朋友把我當作樸老的使者,特別另眼相看,他們說:“我們最崇敬的趙樸初先生選派了一位好使者,來看望我們,你是我們完全可以信賴的朋友?!蔽頤撬街?,有關寺廟和宗派的主要負責人親自出面接待,破例地鳴鐘,醒目地掛出中國國旗。言談中,常常表示對侵華戰爭沉痛的懺悔,時時流露出對樸老的崇敬。

  4月9日,我在東京拜會了日本文部大臣有馬郎人先生?;峒?,這位曾任東京大學校長的文部大臣表示對俳句很有興趣,并且表達了對于李白、杜甫、松尾芭蕉等中日詩人和俳人的緬懷之情。文部大臣對俳句的興趣引發了我的感受。正好在來文部省的途中,我們停車駐足,觀賞日本?;?,那種“紛紛開且落”的幽美令我浮想聯翩,回到車上忍不住謅過一首漢俳:

  櫻綻江戶川,法脈傳承兩千年,佛緣一線牽。

  我當即口誦拙作,并說明這種“漢俳”的創造者是趙樸老,又背誦了1980年樸老在中日共同迎送鑒真和尚像回歸中國的活動中寫下的漢俳。文部大臣聽了,頗表欽敬。談起樸老,談起漢俳,官式會見的客套與沉悶一掃而去,時間比預定的超出了一倍多,賓主仍談興正濃,興致盎然。

  當然,如果把趙樸老僅僅看作一位詩人詞家,那就無法完全理解他在日本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形象了。事實上,那次訪日之行,不論身在關東,還是行至關西,整個過程中,始終都有一個奇特的感覺,好像趙樸老一直都和我們這個代表團在一起。在著名的奈良唐招提寺,我們遇到大批的日本觀光客在寺內參訪,而此時此刻,寺內卻回蕩著一個中國老人沉著徐緩的話音——原來寺院正在播放趙樸老在唐招提寺訪問時的講話錄音,以此紀念“鑒真和尚像榮歸故里二十周年”。我看見普通的日本參觀者一邊聽取導游介紹,一邊駐足諦聽他們并不能聽懂的中國話廣播錄音,一時間給人的幻覺,不知是鑒真和尚復活了,還是趙樸老再來此寺中了。不止在唐招提寺,一路上,我們都深深感受到日本佛教界對中國人民的友好情意,感受著趙樸老在中日兩國佛教界、文化界享有的崇高威望,最后,在出席奈良佛教界的歡迎宴會時,我干脆就直接借用樸老的兩句名詩“珍重兩邦兄弟誼,揚州明月奈良天”(鑒真和尚籍貫揚州),續上“關東關西總關情,花落花開新芽綻”兩句,表達我們此行對促進中日“世代友好”這一事業的真切體會。

  樸老在日本佛教界心目中的威望和地位,是他長期致力于中日佛教界友好交往,綻放的最美麗的花朵。趙樸老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就致力于中日佛教界友好的事業。1951年,他代表中國佛教界將一尊象征慈悲和平的佛像,通過與會的日本佛教代表贈送給日本佛教界,在日本佛教界引起強烈反響。不久,日本佛教界友好人士大谷瑩潤、菅原惠慶等領導的“中國在日殉難烈士慰靈實行委員會”派代表團飄洋過海,送還中國在日殉難烈士遺骨。這兩件事開始了新中國佛教界與日本佛教界的友好交往,打開了中日民間友好交流的大門,受到周恩來總理的高度贊揚。

  1955年樸老赴日參加禁止原子彈、氫彈世界大會,受到了日本佛教界熱情友好的接待,這是新中國佛教徒第一次訪問日本。到了60年代,樸老精心構思,尋找課題,將中日兩國佛教界的友好關系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階段。1962年到1963年,中日佛教界沖破重重阻力,共同發起紀念鑒真逝世一千二百周年的活動,在日本掀起了加強中日友好、促進兩國邦交正?;娜褐諦勻瘸?,日本佛教界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紀念活動,廣泛宣傳中日友好傳統,為中日邦交正?;於巳褐諢?。我國佛教界、文化界、醫藥界也在北京隆重舉行紀念活動,出版紀念文集,在揚州大明寺修建了鑒真和尚紀念堂,在廣東肇慶鼎湖山修建了伴隨鑒真東渡、圓寂在途中的日僧榮睿紀念碑。1964年中國佛教協會同中國人民保衛世界和平委員會、中國人民對外文化協會、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等六個單位共同舉辦了玄奘法師逝世一千三百周年紀念大會,有十個國家和地區的佛教界人士應邀與會。應中國佛教協會邀請,由日本各主要宗派領導人組成的“日本佛教訪華親善使節團”來我國訪問。在鄧小平、鄧穎超的關懷、支持下,1980年,日本唐招提寺保存一千三百多年的鑒真大師像回國巡行,掀起了中日友好新的熱潮。日本佛教傳道協會對隆蓮法師和樸老授予傳道功勞獎,日本庭野和平財團、佛教大學、龍谷大學以及韓國東國大學對樸老贈予獎金、授予名譽學位,體現了他們對中國佛教界的友好情誼和對樸老的尊敬之情,同時推動了中國佛教界同日本佛教各宗派的關系從一般友好往來發展到祖庭莊嚴、文化交流、人才培養等多領域的合作。這些活動的開展,極大地促進了中國佛教界同日本佛教界之間的友好關系。樸老的功績,不僅為國內廣大佛教界人士所稱贊,而且為日本佛教界所景仰。在日本佛教人士心目中,樸老不僅是中國佛教的一面旗幟,也是日本佛教界、中日兩國佛教友好交往的一面旗幟。日本佛教界知名人士,原日本佛教凈土宗宗務總長、日本中國友好協會副會長、日中友好凈土宗協會會長水谷幸正先生曾說,日本佛教界將在趙樸初先生的旗幟下,繼續發展兩國佛教界之間的友好交往。

  趙樸老對國際宗教友好的特殊貢獻,最后還體現在他的“黃金紐帶”的構想上。這是他在晚年總結中日韓佛教友好交流歷史的基礎上,經過認真思考所提煉出來的思想。他認為中日韓三國佛教友好交流的關系,在歷史上曾如“黃金紐帶”一樣栩栩生輝,他希望未來繼續像“黃金紐帶”那樣牢固締結下去,為東南亞乃至整個亞太地區的和平發展作出貢獻。這個構想,得到了我國領導人的肯定和支持,也得到了中日韓三國佛教界以及日韓兩國政府的理解。1995年在北京召開了首屆三國佛教友好交流大會,江澤民總書記親切會見了三國佛教界代表。從那以后,在漢城和京都輪流召開了第二與第三屆大會,趙樸老的這個構想,正在成為三國佛教界熱愛和平的共識。

  我離開宗教事務局局長工作崗位后,又擔任了中日友好21世紀委員會中方委員。每次去日本,我們中方的主任委員唐家璇同志只要向日本人一提起我是趙樸初的學生,他們就肅然起敬。以至家璇同志下來對我說,索性就叫你“葉樸初”吧。

作者:葉小文     責任編輯:葉煒